[退出]

泰州生活热线_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
泰州生活热线>趣闻 > 正文

朱德讲了什么话被毛泽东打断 只能以沉默抵制

2017-11-20 19:26:02 来源:泰州生活热线

中共中央于1959年七八月间召开的庐山会议,从前期继续纠“左”到后期错误地转为反右,批判彭德怀及所谓以他为首的“反党集团”,并扩展为全党范围的“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这种方向性的逆转,造成了多方面的严重恶果。面对这场狂风恶浪,朱德始终坚持实事求是,不仅对彭德怀的“批评”很注意分寸,而且主动积极地帮助党中央纠正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并在适当时机深刻总结党内斗争的经验教训,为正确坚持党性原则树立了榜样。

庐山会议

错误批彭不跟风

1959年7月2日起在庐山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原定议题是总结1958年发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的经验教训,继续纠正已经觉察的“左”倾错误,以求在此基础上统一思想,争取更大胜利。毛泽东在会议开始时的讲话,对国内形势概括为“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表示会议不应有什么压力,但同时又强调成绩与缺点错误相比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会议前期开得比较活跃,在分组讨论中,多数人认为“大跃进”运动中产生了“左”的倾向,必须进一步纠正;国民经济比例出现了不协调状况,必须加以综合平衡;群众积极性受到挫伤,必须加以保护。也有些人对纠“左”仍有抵触情绪。这种分歧在讨论《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纪录》时,明显地暴露出来。

彭德怀参加西北组讨论,作了多次发言和插话。他认为1958年北戴河会议(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后的三个月内搞了一些“左”的东西,批评了“全民办钢铁”和“吃饭不要钱”等不适当的口号;认为人民公社办早了,片面强调“一大二公”的所谓优越性,结果是欲速则不达;指出提议第一书记说了算,不建立集体领导的威信是危险的;认为不能滥用党的威信,要防止骄傲和脱离群众;指出政治与经济各有不同的规律,思想教育不能代替经济工作等。彭德怀在得悉会议将于7月15日结束后,深为会议对“问题不少”讨论得不够而焦虑不安。7月12日上午,彻夜未眠的彭德怀直接去找毛泽东当面反映意见,警卫人员告诉他主席刚刚入睡不便打扰。彭德怀连夜给毛泽东写信,由随行人员帮助抄写并于7月14日送交。这封信在首先指出“大跃进的成绩是肯定无疑的”前提下,坦率地陈述了对1958年以来发生“左”倾错误及其经验教训的看法,着重批评了普遍滋长浮夸风的危害,认为“大跃进”的速度太快了,人民公社办早了,尖锐指出“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使我们容易犯左的错误”;“总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抢先思想一度占了上风”;“把党的长期以来所形成的群众路线和实事求是的作风置诸脑后了”。他还批评了“在有些同志看来,只要提出政治挂帅,就可代替一切”的错误观点。

毛泽东于7月16日将此信加上《彭德怀同志的意见》的标题,印发给与会人员加以评论。许多同志赞同这封信的基本观点,也有些人表示反对。其中,黄克诚(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解放军总参谋长)、周小舟(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同意信的总的精神,同时认为个别话语以不讲为好。张闻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在小组会上作了长篇发言,明确支持彭德怀的意见,从理论上深刻批评了“大跃进”的错误。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在7月23日召开全体会议,严厉批判“意见书”中的一些观点,认为这封信表现了“资产阶级的动摇性”,是“向党进攻,妄图篡党夺权的纲领”。于是错误地发动对彭德怀以及持相同意见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在内的所谓“反党集团”的批判,从而使会议方向突然发生逆转。

8月上旬在庐山接着召开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进一步联系历史上的一些问题,牵强附会地清算彭德怀等人的“反党罪行”,并且通过了《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和《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等文件,对形势作了颠倒黑白的估计,强调“右倾机会主义已经成为当前党内的主要危险”。会后,一场“反右倾”运动,使一大批党员干部受到了不应有的批判和处分。这样,就造成了党的历史上一次后果严重、影响深远的悲剧:在政治上,使党内从中央到基层的民主生活遭到了严重损害,把一批敢于讲真话的同志错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开除党籍甚至判刑;在经济上,中断了对当时“左”倾错误的纠正,使违背经济规律的错误主张重新占据主导地位;在理论上,严重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进一步发展了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观点。

面对突然刮起的政治风暴,朱德劝彭德怀作点检讨,不要顶牛,对彭德怀进行了批评,但是朱德坚持原则,没有乱扣帽子。7月25日,朱德在第四组会上说:高级干部有不同的意见,无论如何要搞清楚。把问题搞清楚了,统一了认识,以后的事就好办了。彭总要了解,我们高级干部的认识如果有错误,就会影响别人,影响工作,如果意见是正确的,当然要坚持;如果意见是错误的,就要改正。7月26日,彭德怀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检讨”后,朱德在小组讨论时又说:彭总发言的态度是好的,我相信他是畅快的。

8月1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目的是要进一步清算彭德怀的“历史旧账”,并且在讲话中说彭德怀有两面性,有革命的一面,也有反革命的一面,与他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朱德接着发言,态度比较温和,只是就信的内容而言,既批评了彭德怀,也肯定了他的成绩和优点,本来还想把自己的意见敞开说一说,可是刚开了一个头就被粗暴地打断了。毛泽东认为朱德的发言“没有击中要害”,是明显地袒护彭德怀,还把腿抬起用手指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未抓到痒处”。此后在接着召开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对彭德怀进行更加严厉地揭发批判时,朱德以沉默表示抵制。在表决通过决议时,朱德虽然也举了手,但弯曲着胳膊,手只举到别人一半的位置,表达了一种极不情愿的心态。

庐山会议结束后,朱德于8月21日回北京参加正在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会议主题是进一步揭发批判彭德怀、黄克诚的所谓“反党罪行”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并追查所谓以彭德怀为首的“军事俱乐部”成员。由于朱德在庐山会议之前及会议期间,曾多次批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左”倾错误,并且对彭德怀“批判不力”,因此在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也被视为“右倾”而受到错误批判,被迫于9月11日的会上作了“检讨”。林彪不仅在庐山会议期间污蔑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并且在军委扩大会议上恶意攻击朱德是“老野心家”、“想当领袖”、“实际上没当过一天总司令”,对毛泽东错误开展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9月17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作出决定,任命林彪兼国防部长,取代彭德怀原来的领导职务,同时免去黄克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职务,改由罗瑞卿接替。紧接着,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改组中央军委的决定,林彪成为军委第一副主席,主持日常工作;敢于仗义执言的朱德不再担任军委副主席,只是留任军委常委委员。

来源:人民网

文章标签:沉默 抵制 只能 毛泽东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热度: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泰州生活热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